一个试图写点什么的人/谢谢你的喜欢/一个控甜食但是巧克力过敏的可怜人!/微博@猫爬架上-冬杏

【长顾】夜归

这里猫爬架,文笔拙劣,见笑了。

半个多钟头手机码字没有纸稿。
六百多点字,撑死算个小段子……吧……
第一次写长顾拿捏得不好,短一点ooc少一点。
现在写冬天我大概是抽风。  

————————————————————————
       马车急急停在安定侯府门口,顾昀已在门口候着了。两只新点的灯笼挂在檐下,把门口一片雪地映照得极亮堂。已是后半夜,灯火的光穿过天子车驾窗口的锦布到车内,一副当今圣上要与安定侯彻夜议事的暖黄颜色。

  皇上在大门口遣散了随从,示意车夫和侍卫们也早些回家歇息,料想全天下的小贼刺客没有一个有胆量瞎闯这安定侯府。

  安定侯显然是还未歇下,手里捧的一只黄铜手炉也不往怀里揣,不是给自己准备的。外头罩衫的系带散着,露出薄薄一套练功的衣服来,微微发汗的身体还冒着热气,大约是自己练着剑法,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到门口来迎他。

  “义,义父……天冷仔细冻着。”回家的一路上沉默,长庚一开口嗓音哑了一句。

  “好,”桃花眼在灯下模模糊糊带着笑意,“心肝。”怀里给他塞进那只手炉,好看的唇上也用捂烫的手指捻一下。长庚猛地上前要抱,却被轻轻闪了开去,撩拨似的。

  陛下跟着顾昀往府内走去,没几步就看出是在往侯府院子里走。想来是前半夜的风雪有些急了,顾大帅心疼花木,接了他回来还要顺道看看,怕厚重的积雪压折了他的花枝。

  梅花香气若有若无,站在院子中间深深吸气只觉得寒气直直从鼻子冲向胸腔。闻久了又是梅花味道,惹人醉的。

  看小义父正摇落枝头的积雪,长庚终于忍不住,上前抱了将军的窄腰,两只手用力。皇帝的朝服三重深衣,刺绣的龙纹恰恰贴在顾昀的背脊上,明明外衣上寒气逼人,两具躯体却都感到隐隐暖意。

  长庚侧过头去把脸埋进将军的肩颈之间:“现在......是不是算圆了义父对花前月下的念想了......”唇瓣都贴了颈侧,湿软的,轻轻动着,换回来句不带怒意的“小兔崽子”。

  终是唇瓣相抵了,先前为寒冷驱散的睡意又悄悄弥漫上来。长庚微眯了眼睛,眼角被舔过。那人的手臂就环绕在他肩上:“去睡吧,我在。”

  
  这都城更深的夜雪与记忆里少年人在西北关外经历的一场场风雪漫天是逊色许多。倘若只是激一激梅花香气,把两个人拢得再近些,倒真真是最好不过了。

  

评论(10)
热度(62)

© 猫爬架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