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写小段子的半个写手~2.5次元哒喵星人~

【宁天】梦•回 1.1

这篇从十月份的体育节一直写到前天的秋游结束才写完两章……
为什么我写的宁天文Neji的戏份总是辣么少?
昨天开完家长会我大概离死不远了……







1.1梦似当时

 险险地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几支苦无,天天觉得自己是退回了下忍的水平。
 这不是她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她本该更从容,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可现在呢?
 她处在对已知事物的恐惧里,又隐隐含些期待,脑子里只装着“用匕首打偏苦无是最基本的格挡方法”一类的废话。在这种最需要她冷静的时刻,她却抬不起手,发出哪怕一组用来佯攻的手里剑。
 这里是战场,天天听见自己的脑子这样嗡嗡作响着。
 她多年的实战经验已来不及帮上什么忙,仅剩下“天天的本能”在运转应对。一支又一支死亡的气息飞过,擦着她的发梢叫嚣着,利器没入肉体和躯干倒地之后发出一声声的细响。
 她把情绪悉数憋回去:在这里,尖叫,哭泣或者是呕吐都派不上什么用偿。
 神经早就绷到了极致,又缓缓地放松下来,她明白周围的战友们都同自己一样——精疲力尽,裤脚上沾了泥泞,战袍的前襟溅了倒下盟友的血花。
 她只记着自己要向前跑,一直到战场的中心去。“不要回头。”大脑里回响的句子和奈良军师的命令对她有约束力,要她照办。
 这样的状态也不是太糟,起码她的方向感没有失灵。只不过透支的体力带来浑身的抽痛,她紧咬着的牙关和小腿颤抖的频率又是如此相似。
 没人停下来。
 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心慌和战场一道甩在后头,不用面对那片被映得有了血红色的天。
 像是在无声电影中的场景,她沉默着跑下去,心头不免生出名为“淡漠”的情绪。
 目的地。
 长久地呼吸着污浊腥臭的空气,天天没有来由地希望自己前方不远处的那个长发忍者可以回头瞥自己一眼。这样,她便可以看到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白色眼瞳了。
 日向宁次就要离开了。
 近了。
 恐慌加重。
 又来了。
 她压下那些说不清楚的惆怅情绪,熟练地抽出苦无在手心处划一道口子。
 伤口渗出细小血珠的模样比周遭的环境更为清晰。
 “快点——”

(tbc)

评论(8)
热度(9)

© 猫咪叶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