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试图写点什么的人/谢谢你的喜欢/一个控甜食但是巧克力过敏的可怜人!/微博@猫爬架上-冬杏

【宁天】关于清明的一段瞎写

今年清明节的时候写的,现在放上来。
文笔拙劣,感谢食用。
我是真的喜欢天天的流苏耳坠。

想当初风和树叶的动静,也会影响她手里剑的角度。有时候她还被日向天才撂倒在训练用的沙地上,胳膊上的锐器划出的伤口翻开来,尘土嵌进去。
    如今忍术贴着她的鼻尖飞过,她也可以保持镇定了。虽然比天才们晚了几年,但她是个上忍了啊。

    老早以前的夏日祭她穿着浴衣出门,偶尔披散下来的头发微微蓬松,卷的。她手上肯定拿一串芝麻丸子,一边吃一边担心发梢会不会粘到糯米上。高举起一只胳膊,冲远处经过的同期们大幅度地挥几下,又偏头问身侧的少年,宁次你平时披头发有静电怎么办。
     日向宁次盯着姑娘鬓角翘起的碎发不说话。
    这个问题似乎还是没有被解决,天天小姐三十好几了还扎着少女时代的双丫髻。
     就像某个十五岁就成为上忍的天才少年根本不会盘头发。十四岁那次任务回来,意外手臂骨折的她在老长时间里还是靠着小樱才没有披头散发。

    她在出奇不意的时候跑到他身边去,念他名字的发音“Neji”时和十七岁一样聒噪。只有她了,要连着念两遍。
    “宁次,宁次,新的术式有进展了!我把注入的查克拉量在减少一点效果反而更好。”耳垂上坠的鲜红色流苏乱晃。
    十三岁的一场暴雨里天天姑娘也曾经跑过半个木叶村子,跑步的时候泥水溅在她裤脚上,雨水顺着额头流进眼睛里:“宁次,宁次!我能连发三十二只苦无了,“双升龙”这个术真的完成了。”

    可惜的是,当年的日向宁次比今天更像一块石头。

(fin)

评论
热度(13)

© 猫爬架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