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试图写点什么的人/谢谢你的喜欢/一个控甜食但是巧克力过敏的可怜人!/微博@猫爬架上-冬杏

【宁天】长夜边


 文/猫咪叶纸

最近梦中的几个梗XD
有乱码倾向,并不知道怎么表达233
文笔拙劣,感谢食用OuO

    天天的意识被敌人封进了她自己的卷轴。
    起码她是这么感觉到的。
    这听起来有点不正常,使用时空间忍术的忍者们极其看重术式的独创性。没有用带她查克拉的墨汁又如何做到呢?那些卷轴中尽是她亲自书写的召唤式。
    试着握紧手中新召唤出的两柄苦无,天天只感受到了虎口震裂的痛感。方才战场上夺眶而出的泪水现在干涸了,与脸上其他血污尘土一起凝结成块。
    她的五感还清晰着。
    如果此刻有敌人出现在她面前,她会立刻锁住对方的喉咙。但她毫不犹豫地怀疑“天天”本身已经和众多的伤员一起转移到战场后方的帐篷里,远离前线保护起来,甚至送回木叶。
    他们会怜悯地看她,会有闲着无聊的人写天天的故事,给她打上“可惜”的标签。留在木叶的下忍们会负责看好她,柔软的墙壁和锁链会避免天天在灵魂远离肉体时伤害自己。
    等这该死的战争结束(天天总相信着联军可以赢得胜利),会有朋友回来“唤醒”她,给她安排疗程。要是她运气够差,那就该做好在木叶疯人院过完下半辈子的打算,而小李还有阿凯老师不会让她过得艰难。
    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因为她的意识并不在躯壳里。
    第三班在下忍时代就执行过为疯人院的病人们注射药剂的B级任务。忍村的心理疏导体系非常完善,但每年总会有那么几个人会疯掉。他们或者是第一次手刃敌人的下忍,或者是牺牲者的亲人朋友。名为“忍者”的痛苦是难以避免并消减的,痊愈出院的人是极少数了。
    她倒是觉得自己不必这样:天天的忍者生涯不应该这么早结束。

   日向宁次。
   天天祈祷,仿佛刚牺牲不久的同伴已经拥有了保佑大家的能力。
    “我收回'永远不原谅你'的那些话。”她嘶哑地自言自语着,干裂结痂的嘴唇再度冒出鲜血来。
    这句话大概是真的。天天甚至觉得白眼少年的死不那么令她绝望了,毕竟她从好多年前开始就希望宁次可以拥有自由。
    现在他拥有了。这句话像夏夜里响亮的虫声一样嗡嗡轰鸣,迅速占据了她的脑海。漫漫长夜稍稍透亮了一些。
    属于宁次的劣质、黑暗的自由,也是自由。
    “这么没心没肺还瞎感动,”天天从脑子里搜罗出一些严厉的词汇来吐槽自己,“你现在需要清醒。”
     起码让她以木叶忍者的方式战死。
     “宁次,帮帮我。这是我一生的请求了。宁次!”

(fin)
应该不会有后续了。

评论
热度(4)

© 猫爬架上 | Powered by LOFTER